金冠娱乐 钱柜国际娱乐 黄金城娱乐平台 亚洲通官网

B站上市破发 绕不开的版权困扰
发布时间:2018-04-03   浏览次数:    

  B站上市破发 绕不开的版权困扰

  美国东部时间3月28日,哔哩哔哩(简称“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代码为“BILI”。B站每股发行价为11.50美元,共发行4200万股ADS,融资额4.83亿美元。开盘后B站即破发,开盘价为9.8美元,随后缓慢回升,截至收盘报11.24美元。

  招股书披露,B站目前收到了50起因“侵犯第三方权益”引发的诉讼,这让B站的版权纠纷再次引发关注。B站董事长陈睿对新京报记者表示,B站所有的视频投稿都是机器审核加人工审核,后续也会有投诉举报通道,通过三层保障来保护版权方的权利。

  招股书显示,手机游戏业务收入占B站总营收的83.4%,而视频网站传统的广告收入只占总营收的6.5%。陈睿说,“广告的商业化会从今年开始多一些,5588tk。”

  非法拼接视频被打击,B站“鬼畜区”遇考验

  参加B站敲钟仪式的除了公司高管外,还有8位知名UP主(B站视频内容创造者)。

  B站上的视频被分到不同的分区,如舞蹈区、游戏区、鬼畜区等。“鬼畜”一词是由B站发扬光大的,其投稿绝大多数都是UP主创作的内容,如成龙的“DUANG”、雷军的“Are you ok?”等。B站首页推荐的文章称,“鬼畜的本质其实就是对严肃内容的重构解读。鬼畜这种独特的视频类型,改变着中国年轻群体的文化潮流方向。”

  不过,随着3月22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一纸《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B站的“鬼畜文化”成为了众矢之的。

  通知要求,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并严格管理包括网民上传的类似重编节目,不给存在导向问题、版权问题、内容问题的剪拼改编视听节目提供传播渠道。

  新京报记者发现,对视频进行剪拼改编是鬼畜视频制作的基本手法。B站鬼畜区有专门的“教程演示”,传授使用各类工具对视频进行剪接的技巧。被剪接的视频来自影视作品、广告以及综艺节目。

  新规出台后,B站鬼畜区知名UP主伊丽莎白鼠曾发布微博称,“如果真按文件上来看严格执行的话,鬼畜区没了。”而伊丽莎白鼠正是B站招股书中举例的5名知名UP主之一。

  事实上,B站能获得足够的流量,鬼畜区以及这些UP主“重新编辑”并制作上传的鬼畜视频功不可没。

  截至3月29日,伊丽莎白鼠上传的时长3分39秒鬼畜作品《全明星Rap黑喂狗》已有1367.5万播放量,收获了40万评论。该段视频堪比重金购买版权引进的番剧(日本连载动画剧)。B站2017年购买的《约会大作战》,这部每集20多分钟、共12集的番剧总播放量才1005.6万。

  “几百万的播放量就能打败一些番剧的单集播放量了。”一名视频制作人告诉记者,“B站引进一部正版番剧可能要几十万元,独家播放权则成倍上涨,但是鬼畜视频是UP主自己制作免费上传的,性价比哪个高自不必说。如果鬼畜区因新政受到影响,B站的用户恐怕会流失很多。”

  对于新政的影响,陈睿并未很担心:“新政重点提到两点,一是不能歪曲丑化经典文艺作品和影视作品里面的东西;二是打击盗版。B站的态度跟监管部门完全一样。B站上绝大多数的内容,还是向着正能量方向的去,绝大多数并不涉及所谓侵权的风险。”

  版权争议:有用户将视频“改头换面”上传

  以二次创作为主业的UP主在创作视频时,往往会出现版权争议,甚至有人偷偷上传“改头换面”的正版影视剧或综艺节目。如《进击的巨人第二季》就曾经被UP主以《自由之翼》的名称上传到B站,这样的行为引起了极大的版权争议。

  B站招股书也提示称,“一些用户上传的未授权视频可能会导致侵犯第三方知识产权或其他权利,当前收到了约50起侵犯第三方权益的版权诉讼。”

  B站与迅雷、爱奇艺等都有过版权纠纷。如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3月,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审理了爱奇艺与B站关于《快乐大本营》的侵权案。该法院审理认为,B站的行为侵犯了爱奇艺对涉案19期节目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判决B站赔偿爱奇艺经济损失5.7万元。

  对于侵权风险,B站在招股书中直言,由于上传视频众多,B站可能无法识别所有的侵权视频。这一方面会导致面临潜在的诉讼,另一方面也会给管理带来沉重负担。据了解,B站内容筛选团队目前拥有员工超过200名,实时对平台内容进行筛选和监控。

  “上B站的大多是90后、00后。”B站资深用户小罗表示,“观看的视频中,日本动漫占很大一部分。当国内没有视频网站购买版权时,一些用户会把从其他途径获得的动漫视频传到B站供大家免费观看。但从2013年开始,传统视频网站版权进度突飞猛进,视频网站动漫正版化开始冲击B站,免费看番剧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目前B站已经走向了购买番剧版权的道路。陈睿表示,“B站是正规资质的视频网站,尊重版权,遵守法律,目前B站已经是国内最大的动画版权采购方之一。”

  不过目前B站仍未在版权购买上投入过多的成本。根据招股书,2017年B站向版权所有者或内容分发者支付的费用成本为2.61亿元,占19.19亿元总成本的13.6%。

  广告不挣钱,游戏能否扛起盈利重任?

  招股书显示,B站2015年至2017年的总收入分别为1.3亿元、5.23亿元和24.68亿元;收入持续大涨,但B站一直是亏损的,2015年至2017年,其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5.69亿、11.85亿和5.71亿元。

  相比2016年,B站亏损减少了51.81%,这归功于其在手机游戏上取得的收入。2017年,B站手机游戏收入20.58亿元,占总收入的83.4%;直播收入1.76亿元,占总收入的7.1%;广告收入仅有1.59亿元,占总收入的6.5%。

  广告收入低并不奇怪。创建之初,B站就做出了“永不加贴片广告”的承诺,这也是其用户体验高,收获一众死忠粉丝的原因。

  随着番剧版权竞争日益激烈,B站不得不从用户腰包里想办法“填补”正版番剧的版权费。在2014年10月,B站推出了“新番承包计划”来减小版权压力,用户可以通过“承包”按钮来支持喜欢的番剧。

  但承包计划走得并不顺利。如《电器街的漫画店》是上架较早的一部番剧,其播放量为853.2万,截至3月29日,共有6693人承包了这部番剧。照此计算,付费转化率仅为0.07%。“可以选择的承包价格有5元、10元、50元、450元以及自定义,虽然不排除有大把投钱的土豪,但由于在B站看视频的大部分是学生,投5到10元的可能占大多数。”小罗表示。

  此后,B站还尝试了大会员制度,价格是25元一个月,包年233元,但反响并不强烈。截至目前,B站也未公布大会员的数量。

  在此情况下,手机游戏扛起了B站营收的重任。

  B站在招股书中坦陈,2017年收入较2016年大幅增长了372%,主要原因就是手机游戏收入增加。“2017年,我们手机游戏的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为910万,而2016年则为310万,增幅达194%。”

  截至2017年底,B站平均月活用户7175.83万人,其中付费用户106.62万人,手机游戏付费用户64.46万人。平均计算,每名付费用户每月向B站贡献209.8元收入,每位手游付费用户每月贡献B站319.3元。

  手机游戏的运营也存在风险。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末,B站独立发行了8款手机游戏,联合发行了63款手机游戏,但这些手游均为第三方代理制作,B站自主开发发行的游戏只有一款。

  “B站商业化的思路是基于用户群的需求,如果用户喜欢游戏,我们就推荐游戏,如果用户喜欢看直播,我们就推荐直播服务。我们整个公司的商业化都处于初级阶段,广告的商业化会从今年开始多一些。”陈睿直言。

  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陈维城



上一篇:巨洲云产品发布会在京举行 打造一站式集成管理
下一篇:没有了